ad holder

上古卷轴2:灵魂之主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上古卷轴2:灵魂之主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上古卷轴2:灵魂之主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美] 格雷格.凯斯 著,王梓涵 程栎 等 译

下载链接在页面底部
    

发表于2020-09-29

商品介绍



出版社: 重庆出版集团 , 重庆出版社
ISBN:9787229098186
版次:1
商品编码:11745853
包装:平装
丛书名: 上古卷轴
开本:32开
出版时间:2015-08-01
用纸:胶版纸
页数:352

上古卷轴2:灵魂之主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类似图书 点击查看全场最低价

相关书籍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欧美畅销完美的单机RPG游戏官方小说首次登陆

《星际穿越》作者的又一畅销神作

横扫欧美各大游戏奖项


内容简介

安娜格与亚龙人格里姆越狱失败,被迫继续待在地狱之城,为乌寒准备别具创意的美食。阿特雷布斯与苏尔得到魔神克拉威库斯? 维尔的指引,在撒希尔找到了传说中的降魔神剑“暗影”,并通过传送门回到了被围困的塔玛瑞尔帝都。他们协助皇家特工科林剿灭了宰相希尔拉姆的叛乱势力,保证了帝国都城的内部安定,尔后,再次向灵魂之主乌寒发起进攻——黑暗精灵与湮灭魔头的PK就此上演……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格雷格.凯斯,美国幻想小说作家,他的全球畅销书包括《星际穿越》、“白骨与荆棘之王”四部曲、“古巴比伦第五军团”三部曲等,他还是电影《星球大战》的编剧之一。


译者简介:

程 栎,毕业于清华大学,致力于译介英美当代严肃文学,潜心翻译魔印人系列、阿尔卡特拉兹系列等奇幻图书。

王梓涵,笔名半神巫妖,3DM游戏网主编,《大众软件》、触乐网等平媒、网媒特邀撰稿人,国产单机游戏《御天降魔传》的主策划兼官方小说撰写者;曾负责《博德之门2》《上古卷轴5: 天际》等游戏的汉化工作,还翻译了电影《移动迷宫》原著作者詹姆斯?达什纳的新作《心灵之眼》等小说。


精彩书评

《上古卷轴》官方小说延续了奇妙的游戏世界,现在可以继续冒险了。

——知名作家 马伯庸


《上古卷轴》官方小说跨越了文字与游戏艺术的鸿沟,在纸上再现并完善了这款3A级大作,给我们带来一个宏伟、壮丽、大气磅礴的塔玛瑞尔。

——游民星空网主编 大S君


玩了游戏《上古卷轴4:湮灭》和《上古卷轴5:天际》之后,感觉时间跨度太大,故事情节上有断档——幸运的是美国超级大片编导格雷格编写的官方小说弥补了这一空缺。奇幻迷必读,不解释。

——《大众软件》主编 8神经


对于喜爱剑与魔法的读者来说,《上古卷轴》那种博大精深的世界观以及作者娴熟细腻的笔触,能够将你自然而然地带入到故事之中,犹如自己亲身经历一般,为我们带来了不一样的游戏文学体验。

——触乐网 祝佳音


《上古卷轴》是我喜欢的游戏。译者以细腻的文笔让格雷格的官方小说精彩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好莱坞大片般的享受。

——知名播主 陆夫人


如果设计理念超前的《上古卷轴》游戏让你体验到游戏主角的超级享受,官方小说里的新情节又怎么能错过?

——知名播主 敖厂长


目录

序章

第一部分 离间

第二部分 寻剑

第三部分 决战

尾声

精彩书摘

阿特雷布斯被开膛破肚了,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肚子被人划开……这一幕发生在黑夜中,除了撕心裂肺的痛,他唯一还记得的就是体内散发出的恶臭,闻起来有一股腐烂的生姜味——苏尔则一边拖着他走着,一边用他听不懂的语言骂骂咧咧着。

此时,剧痛——在漫长的一段时间里,这是他唯一的感觉——正在渐渐消退……看来自己的生命终于走到尽头了,他这样想着。

也可能自己现在已经死了吧——其实他也不清楚死亡究竟是什么感觉。跨越生死的界限就在一瞬之间,或许自己根本没有注意到。

阿特雷布斯觉得自己开始向下坠落,就像在梦里一般。有那么一瞬,他觉得自己真的就是在坠落,因为他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重量了。阿特雷布斯费力地睁开眼睛,但是什么都看不清;空气中满是尘埃,放眼望去,一片灰色的云雾笼罩着一切。他看到了身旁的苏尔,离他只有几步,却开始与他渐行渐远。很快,他就要被灰色的尘埃笼罩,而后一切都会化为乌有了。

阿特雷布斯几乎没法呼吸了,灰色的尘土直往他的鼻子和嘴里灌。 喘了几口气之后,他就意识到过不了多久,他的肺里也会被灌满灰尘,绝对是这样。

不管怎样,他都无能为力。他又疲惫又虚弱,即使想活命,再怎么挣扎也注定是失败。不过即便是放弃抗争,选择自生自灭,应该也没人会责备他。毕竟,现在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又有谁会来责备他呢?

甚至没人知道他到底是生是死。


于是阿特雷布斯漫无目的地飘着,鲜血浸透了身上的软铠甲,手上也满是血。与此同时,他的盔甲、手上以至全身都粘满了灰尘,就像被一块裹尸布紧紧缠着,安安静静地等待心脏停止跳动那一刻的来临。

在幽深的黑暗中,他的眼前出现了星星点点的亮光,忽明忽暗地闪烁。那亮光一闪一闪的,越来越暗,最后就只剩下了一个微弱的光点,渐渐黯淡。在亮光中,阿特雷布斯看到了一个年轻女人的脸,因为距离太远,所以那女人的脸庞看上去很小。而就在这时,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阵众人合唱之声,那歌声充满了绝望和恐惧,响彻云霄。阿特雷布斯看到了他的父亲,正坐在熊熊燃烧的宝座上,面无表情,仿佛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片炫目耀眼的色彩闪过,将笼罩着的黑暗抹去,他父亲的身影消失了,而那个女人又一次出现了。阿特雷布斯认得那女人的长相,记起她那卷曲的黑色长发,却想不起来她的名字。他发现那女人正举起什么东西递给他看——那是一个娃娃,长得很像他,但又不是他,因为那个娃娃看上去比他更强壮、更聪明,也更优秀——身上透着一股不屈不挠,坚韧不拔的气势。

她轻轻亲吻了一下娃娃的额头,转身一脸期待地望着阿特雷布斯。

于是,阿特雷布斯默默地流下了眼泪,他微微张开了那被尘土封住的嘴唇,吸起肺里仅余的一口气。

“苏尔!”他声音沙哑地喊着。

但是却什么也看不清,只有一个模糊的人影,犹如那灰蒙蒙的布料上的一块儿深色补丁。

“苏尔!”这一次他尽全力地喊道,喉咙顿时像刀割一样地疼。


阿特雷布斯的耳朵里忽然传来阵阵雷鸣般的隆隆声,整个世界开始天旋地转。他觉得好像看到了灰色的云雾中有一簇橘色的亮光,渐渐变大,成了一个光球,正向他慢慢移过来,最后停在他眼前。

这一定是自己快要痛死了吧。

然而,那亮光还在,影像接踵而至。阿特雷布斯又看到了那个娃娃,这次是躺在了一张灰色的小床上。 那娃娃的头是瓷做的,长得跟他几乎一模一样。它身上的衣服被撕开了,里面的填充物露出来了。他看到一双大手拿起了那个娃娃,然后把露在外面的填充物给塞回去,但是太少了,塞不满。于是,一只手不见了,再看到时,那只手里拿着一团灰色的东西,然后把那团东西塞了进去,最后用针线缝合起来。

缝好以后,又打了个结,然后用剪刀剪断线头。

阿特雷布斯大声尖叫起来,因为肺里又吸进了满是尘土的空气,就像成千上万根钉子扎进自己的每寸肌肤一样,疼痛刺骨。他想吐但又吐不出来,只能躺在那里呜咽哭泣。他知道一切都变了,曾经的纯净和美好都将不复存在。他像个婴儿一样地哭泣,毫无顾忌,也不觉丢脸。他哭了好久,但是哭到最后眼泪也解决不了问题,即使眼睛哭干,泪水流尽,艰难险阻也会依然存在。他感受到了命运的苦涩,这反而激起他内心的愤怒。这种愤怒又转化成了一种动力和决心,他得坚强起来,面对困境。

于是阿特雷布斯睁开了眼睛。

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房间里,那房间看上去就像是个灰色的大箱子,也没有明显的出口或者入口。墙壁上反射出一丝光线——他竟然没有影子。空气中有一股烧焦的气味,但他却能正常呼吸,也没有再被呛得喘不上气了。

阿特雷布斯坐起来,双手本能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发现自己是光着身子的,而且从小腹到胸部有一道又长又厚的白色伤疤。

“圣灵在上。”他气若悬丝。

“要是我的话,就不会在这儿向圣灵祈求。”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阿特雷布斯左看右看,终于看到了那个女人。那女人跟他一样也是浑身赤裸,正双手抱膝坐着。她的头发是玫瑰金色的,皮肤雪白,一双眼睛就像一对祖母绿宝石。另外她还长着一双尖尖细长的精灵耳朵。

“你知道我们这是在哪儿吗?”阿特雷布斯问道。

“在湮灭位面位面:在游戏中意指地狱。,”那女人说,“玛拉卡斯的地盘上。”

“玛拉卡斯,”他摸着肚子上的伤疤,喃喃自语。那伤疤是新的,还没变硬。

“他自己是这么说的。”那女人说。

“我的名字叫阿特雷布斯,”他说,“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你可以叫我希尔汉莎。”她回答说。

“你在这儿待了多长时间了,希尔汉莎?”他问道。

“也没比你早多久,”她说,“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而且也不好说,毕竟这儿的天空既没太阳也没月亮,只有一片灰色。”

“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她耸耸肩,说道:“我也不知道。”

他停住不问了,心想也许那女人也想问问他的事,所以把时间留给她。但是那女人似乎没有要提问的意思,于是阿特雷布斯又开始问问题了。

“你怎么知道这里是玛拉卡斯的位面?你见到他本尊了?”

“我只听过他的声音,他向我宣告了他的名字。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么多,我很害怕。”她停顿了一下,好像又想起了什么,“那你呢?你是怎么到这儿的?”

“说来话长了。”他说。

“说说吧,”希尔汉莎说,“你的声音能让我平静。谁把你带到这个可怕的地方来的?”

“我有个同伴,”阿特雷布斯说,“一个黑暗精灵——一个丹莫——他叫苏尔。你见过他吗?”

“自从来到这儿,我什么人都没见到过,你是唯一的一个,”她说,“跟我说说你的事吧,拜托了。”

阿特雷布斯叹了口气,“你是哪儿的人?”他问道。

“巴尔费拉。”她回答说。

他点点头,说:“这么说来,我们都是来自塔玛瑞尔——咱们还是老乡啊。我是西罗帝尔人。”他捋了捋下巴,发现胡子都长出来了。这是过了多久啊?

“好吧,”阿特雷布斯说,“我来说说我自己吧。不久前,一个不明物体从湮灭位面来到了我们的世界,那东西是一个漂浮在天上的小岛,岛上是一个城市。那个岛所到之处,下边的一切生物就都会死去,可死后又都站起来了,变成不死之物。我和我的同伴当时正在追逐这个岛。”

“为什么?”

“当然是想要阻止它啊,”他说,可以想象他当时的口气有多傲慢,仿佛觉得那女人的问题很蠢,“要在它把整个塔玛瑞尔毁灭之前阻止它。”

“原来你是个英雄,一个勇士。”

“还谈不上什么英雄、勇士,”他说,“但是我们都竭尽自己的全力。我的同伴苏尔,在我遇到他之前,他已经被困在湮灭位面好多年了,所以对那个岛很熟悉。安布瑞尔——这就是那个岛的名字——它距离我们太远了,所以来不及——”

“来不及什么?”

“等我把话说完,我马上就要说了。”阿特雷布斯说。

“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要打断你的,但是你说的事太离奇了。”

“还有比这更离奇的呢,比如,被魔神关押起来。”

“这倒也是。”她也表示同意。

“长话短说好了,”他接着说,“苏尔领着我走了捷径——我们直接穿过湮灭位面,前往安布瑞尔。”

“那你们最后阻止它了吗?”

“可惜没有,”他说,“我们根本没机会。安布瑞尔大君的实力比我们强太多了。他把我们抓住,本来要杀死我们,幸好苏尔设法带着我一起逃跑了,我们跑回湮灭位面。但我们两个似乎走错了路,离苏尔设想中的路径相距甚远。我们就这么在噩梦般的空间里游荡着。来这里之前,我们正在魔神娜米拉的位面,反正至少苏尔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这肯定是那里的什么人干的。”他指了指身上的伤痕。

“我还纳闷呢,这么深的伤口,这么重的伤,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啊。”希尔汉莎说。

“我也不敢相信。”阿特雷布斯说,“苏尔一定是把我救出娜米拉的位面了。我记得当时漂浮在灰色的尘雾里,窒息得快死掉了。然后我醒来就在这儿了。”他不想回忆他在梦里的那些画面,所以也没有提。

“这么说来,你们的任务也就此结束了。真是遗憾。”

“并没有结束,”他还是不肯放弃,“我会找到苏尔,然后我们设法离开这里。”

“是什么让你这样锲而不舍呢?”

“我们的百姓,我们的世界还在水深火热中。而且——还有人一直在等着我,牵挂着我——她目前也许还安全,可要是她——”

“啊,”希尔汉莎冲他挤了挤眼,“那一定是个女人,你的爱人吧。”

“是一个女人,没错。但是她还不是我的爱人——她是我的朋友,一个需要依靠我的人。”

“不过你希望她是你的爱人。”

“我……我还没想过,而且这也不重要。”

“那你的朋友苏尔呢?他也是为了自己所爱之人吗?”

“苏尔?他是为了复仇。他恨安布瑞尔的主人乌寒。我认为他对乌寒的仇恨已经到了极致,可以说恨到骨子里了。不过最近,我发现我也禁不住开始恨这个人了。”

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又摸了摸那道伤疤。希尔汉莎也注意到了。

“你说会不会是玛拉卡斯救活了你?”希尔汉莎问道。

“也许吧——如果这真是他的地盘,我想有这可能——但是,我想不出他为什么要救我。从没听说过玛拉卡斯会发善心啊。”

“你听说过他?”

阿特雷布斯点了点头,说:“有所耳闻。我的奶妈曾经给我讲过一些他的事。那是我最喜欢听的故事。”

“真的吗?你能给我讲讲吗?我对魔族一点儿也不了解。”

“我没有奶妈讲得好,”他说道,“不过我记得那是个传说。”他停顿了一会儿,回想着海尔娜歌声般美妙的声音。他闭上了眼睛,想象着自己躺在床上,海尔娜坐在床边,合拢着双手。刹那间,他感受到了那久违的被呵护的安全感,还有那与世无争的天真纯净。

“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开始讲起来,“有一个叫崔尼马克的英雄,他是艾尔诺菲最伟大的骑士,巨龙时代的勇士。有一天,他动身去搜寻魔神伯依希亚,打算因伯依希亚犯下的罪行惩罚他。”

“但是魔神伯依希亚早就知道崔尼马克要来了,于是他变成了一位老妇人,站在小路边。”

“‘早安,老人家,’崔尼马克来到她面前对她说,‘我在寻找魔神伯依希亚,打算惩罚他。您能告诉我到哪儿能找到这个家伙吗?’”

“‘我不知道,’那老妇人说,‘不过你可以沿着这条路走,我弟弟就在前面不远处,他没准知道。你要是帮我挠挠后背,我就告诉你他在哪儿。’”

“崔尼马克同意了,但是他一看,那老妇人的后背上长满了恶心的脓疮。不管怎么样,既然已经答应了就得说到做到,于是他帮她挠了挠恶臭的疥疮。”

“‘谢谢你小伙子,’她说,‘前面有条岔路,我弟弟在左边那条路上。’”

“崔尼马克动身上路了。伯依希亚抄近路走在了他前面,然后变身成了一个老头儿。”


“‘您好,老人家,’崔尼马克见到他说,‘我刚才见到了您的姐姐,她说您也许知道前往魔神伯依希亚住处的路。’”

“‘我不知道,’那老人说,‘不过我妹妹知道。你只要帮我洗洗脚,我就告诉你她在哪儿。’”

“崔尼马克同意了,结果发现那老人的脚比老妇人的后背更让人恶心也更臭。不过他还是履行了承诺。老人告诉他去哪儿找他妹妹,于是崔尼马克又一次启程了——这次伯依希亚同样抢到了前面,装成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儿。”

“现在崔尼马克已经害怕见到那老人的妹妹了,不知道又得看见什么更恶心的东西。不过当他看到年轻漂亮的女孩儿,忽然觉得好多了。”

“‘我见过了你的哥哥,’他说,‘他告诉我你知道怎么前往魔神伯依希亚的住处’”

“‘是的,没错,我知道。’她说,‘你要是能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当然可以,’崔尼马克说,但是当他倾身靠近她要亲时,她的嘴突然张大了——崔尼马克的整个脑袋都进了她嘴里,就这样伯依希亚一口就把崔尼马克的脑袋吞进肚子里了。”

“然后伯依希亚又吃掉了崔尼马克的身子,撑得伯依希亚又打嗝又放屁,还废话连篇,最后又拉了一大摊屎,崔尼马克整个人就只剩下了这摊粪便。那摊粪便站了起来,灰溜溜地走了。那个高傲的骑士从此消失,成了魔神玛拉卡斯,那些崇拜他的人也就变成了兽人。”

希尔汉莎的双眼露出异样的眼神。

“这就是你最喜欢的故事?”她问。

“在我七岁的时候,算是最喜欢的。”

她摇了摇头,说道:“你们这些凡人啊,真是没有什么想象力。”

“你什么意思?”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问题,“你是阿特摩尔,对吧?高精灵?你怎么会从没听说过崔尼马克呢?”

“谁说的,我当然听说过崔尼马克,”希尔汉莎说着,把右手放在地上,掌心向上。手掌就像融化了,流在地面上一样。


“你这是——”

而希尔汉莎——还在蹲着——并且开始迅速变大。她不但身形变大,相貌也同时改变;眼睛和头发的颜色渐渐消退,成为灰色,脸型也变宽了,变得跟猪一样,獠牙也长出来了。原本娇小的女人彻底变成了青面獠牙的怪兽,她站起来时,阿特雷布斯觉得脚下的地面突然摇晃起来,于是这才恍然发现自己正在那怪兽的手心里,被一把举起。监牢的墙壁正在融化,那个自称为希尔汉莎的女人,现在成了一个足有一百英尺高的怪物。那庞然怪兽一只手握住阿特雷布斯,把他举到自己眼前,而另一只手也随后伸到面前,手里握着另一个人——苏尔,也同样是赤身裸体,成了俘虏。

“魔神玛拉卡斯!”阿特雷布斯倒吸一口凉气。


“不错,正是本王。”玛拉卡斯说。他的嗓音就像粗壮的大树断裂的声音,他的呼吸就像狂风呼啸。他的眼睛看起来好像空洞无物,但当阿特雷布斯望向他的眼睛时,却顿觉心惊胆战,仿佛魂飞魄散一般。

他们周围的景物也变了。一座花园拔地而起,园中满是修长的树木,树干上缠绕着常青藤,藤蔓上还点缀着像百合一样的花朵。深邃幽暗的天空中,有无数行星在环绕,如同月亮一样遥远而又凄清。他听到了鸟语莺啼,但是声音却哀怨凄凉,仿佛在哀悼着逝去的回忆,而如今再也唱不出美妙的歌声。

“主……主上,”阿特雷布斯战战兢兢地说,“我真不是有意要冒犯您。这只是我儿时听到过的一个故事。我真的不是故意——”

“嘘,”玛拉卡斯说,阿特雷布斯立马噤声了,就像嘴里又灌进了沙子一样。“你的事本王已经听够了。所以我对你没什么兴趣。但是你,苏尔……本王记得你。你曾经宣誓效忠于本王,叛离了你自己的神灵们。当年你悄悄地溜过本王的领地,却没有觐见本王。真是岂有此理。”

“是我的错,主上,”苏尔说,“当时事态紧急。”

“而这次本王逮到你了。你竟以为你能在本王眼皮底下溜走?”

“不敢,主上。”

玛拉卡斯眯起了眼睛,那双巨瞳里迸发出凌厉威严的目光。“这个地方,这片幽暗花园,这园中飘荡的回声——这些幻影,你很熟悉是吧,苏尔?”

“是的。”苏尔嗓音嘶哑地说。

“你曾经爱上了一个女人,为了她,你践踏了自己的城市,毁灭了自己的国家,甚至屠杀了你自己的百姓。”

“我不想这样的,”苏尔说,“我只是想救她的性命。是乌寒——”

“做了就是做了。不用觉得耻辱愧疚。也不用为自己做过的那些壮举而悔恨。”玛拉卡斯张开了眼睛,紧紧地盯着他们。阿特雷布斯觉得浑身滚烫,就像骨头里被灌进了炽热的黄铜一样。

“本王治愈了你身上的伤,你的同伴的伤也好了,”他说,“现在本王该怎么处置你们呢?”

“放了我们。”苏尔说。

“放了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摧毁安布瑞尔。”

“你们已经尝试过,而且失败了。”

“因为我们没有那把剑。”在浓烟滚滚的尘土中,阿特雷布斯费了好大劲才说出来。

“什么剑?”灰尘越来越多,空气越来越厚重,阿特雷布斯的头发根根直立起来,就像鹅毛笔一样一缕一缕的。

“那把剑就是暗影剑——”阿特雷布斯刚一开口就被打断了。

“本王知道,”玛拉卡斯说,“魔神克拉威库斯?维尔的武器,吸魂之剑。”

“不只如此,”阿特雷布斯接话说,“那把剑还封印着一个同样叫做暗影的怪物。这怪物从宝剑的封印中逃跑,并且盗取了魔神克拉威库斯?维尔的大部分力量,安布瑞尔正是靠着这个力量得以生存,苏尔和我就是要找到这个城市并且摧毁它。我们相信只要能找到那把暗影剑,就可以用它来把那个怪物重新封印进剑里,这样就可以摧毁安布瑞尔了。”

玛拉卡斯只是望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硕大的脑袋稍稍歪向一边。这姿势很

上古卷轴2:灵魂之主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上古卷轴2:灵魂之主 下载 epub mobi pdf txt

上古卷轴2:灵魂之主 pdf 下载 mobi 下载 pub 下载 txt 下载

上古卷轴2:灵魂之主 mobi pdf epub txt 下载

上古卷轴2:灵魂之主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读者评价

评分

上古卷轴灵魂之主,反正就是买来看了,相对于小说,游戏更为直接

评分

好评!

评分

——知名作家 马伯庸

评分

评分

正版全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正版全新

评分

——游民星空网主编 大S君

评分

东西不错,快递也很快,五星好评

评分

习惯性购买。

评分

人不读书不学习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虽然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上古卷轴2:灵魂之主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类似图书 点击查看全场最低价

上古卷轴2:灵魂之主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相关书籍


© 2017-2019 book.tinynews.org All Rights Reserved. 静思书屋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