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holder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签名版)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签名版)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签名版)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秋夜雨寒 著

下载链接在页面底部
    

发表于2020-02-20

商品介绍



出版社: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ISBN:9787552015256
版次:1
商品编码:12068517
包装:平装
开本:16开
出版时间:2017-05-01
用纸:轻型纸
页数:302
字数:284000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签名版)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类似图书 点击查看全场最低价

相关书籍





书籍描述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风清、云淡、心自安。”

“恩仇旧恨惹闲忧,缘浅何必得遇君。终究过往空一场,方知天意也无情。”

“只要他在,你必定会遥遥长路赶来。他的三生是为你的三世,你的三世必定与他的三生同在。”


★言情小说人气女皇秋夜雨寒超人气作品,穿越小说经典代表作之一。“三生三世”系列第-世,《跨过千年来爱你》《终难忘》《相遇》前传。

★一场以婚姻为媒的筹谋,不得不嫁的孤勇,有意成全的情深,作者着简单平凡的文字以安静的力量,成就了一个为爱而生的王朝,传达的“比肩而立、各自独立又深情相对的爱情观”感动万千读者。

★同名电视剧正在改编中,金牌团队操刀,影视精彩即将重磅来袭。

★1000套作者亲笔签名书,众多彩蛋分享,限量赠送,售完即止。


内容简介

现代的叶凡被林希晨的感情愚弄,一气之下跳崖。姓名未变,身份已改,成了当朝叶王府的二小姐。十年后,古灵精怪的叶凡再遇林希晨,但此时的林希晨并非故人,而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傲林山庄少庄主,更是清风剑的传人。

她迫于无奈嫁于他,成为众人艳羡的少夫人。父辈恩怨,江湖纷争,两人相互猜疑,却在不经意间情根深种。她巧借一场大火消失于世,成就他复仇之路、千秋霸业;他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四年时间极尽思念,却不知佳人始终在侧……

他成了大兴王朝的始皇,后位却始终为她而留。她为爱再度归来,殊不知伴随着两人重逢,一场更大的阴谋滚滚袭来……

如果注定要三生三世与他相恋,她又如何逃得过?


作者简介

秋夜雨寒,畅销书作家,新一代言情小说人气女皇。

曾先后创作《若爱只是擦肩而过》《跨过千年来爱你》《相遇》《终难忘》《君不离》《姻缘》等十几部作品,目前多部小说正在影视化。

目录


精彩书摘

  寂寞的夜晚,月光如水。
  “已经十三年没有见过他啦!不知他是否还是旧时模样?从他父亲用刀逼我离开傲林山庄,我自悬崖上跌落,被你的师祖救了,至今不曾离开茗苑半步,时间过得好快。幸好‘拣’到了失足落入山崖的你,常常来此与我做伴。”岳晴梅微微一笑,“那时你还只是个八九岁的小姑娘。”
  叶凡静静地想着那一幕,两个玩耍的小孩子,其中一个就是所谓的“自己”,另一个是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姑娘——“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叶芯——一个漂亮可爱却任性、刁蛮的小姑娘。
  叶芯喊:“姐姐,快来看,那儿是个什么东西?”
  叶凡好奇,跑过去,站在山崖的边上,看不到什么东西,有些不解地转头问:“妹妹,有什么呀?我怎么看不到?”
  “你再看看。”叶芯笑着说,笑得好像商店里卖的水果糖。那时看到这一切的叶凡,觉得这个小姑娘长得好可爱,甜得想让人上去抱着亲一下。
  那个小小的八九岁的小叶凡,真的转身仔细去看,却觉得有人推了自己一下,甜甜的、软软的声音在说:“姐姐,你若是看不到,就下去看好啦。”
  然后,小小的叶凡就失足落入了悬崖,像一片树叶,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来,甚至没有惊动附近的奴仆。
  再然后,那个甜美的小姑娘叶芯,一迭声地高声嚷着:“姐姐掉下去了!姐姐掉下去了!”
  那是小叶凡最后的记忆,也是叶凡最初的记忆。
  小叶凡是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推下的悬崖。而自己,却是心甘情愿跳下去的,她是真的不想活了,活得够够的了。
  然后,小叶凡死了。她,叶凡,一个同名同姓的女子却活了下来,灵魂安静地附在了善良单纯的小叶凡身上。以她的身份在这个陌生的朝代里活了足足十年时间,从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长成了现在的十八九岁的大姑娘。
  “凡儿,想什么呢,如此出神?”岳晴梅轻轻碰了一下叶凡。
  叶凡回过神来,微微一笑,静静地说:“没什么,只是突然间有些走神。师父,您说。”
  “听说,你父亲要为你们姐妹三人选婿?”岳晴梅关心地问。
  叶凡点点头,“是的,如今我们姐妹三人都已是应该出阁的年纪,自然是要二老操些心费些神。”
  “你想找个怎样的夫君?”岳晴梅淡淡一笑。
  叶凡微笑着说:“自然是想找一个对凡儿一心一意的人。”
  叶王府,灯火通明。
  京城第一首富,朝中第一重臣,手握兵权,坐拥良田,热闹是数一数二的。叶茗、叶凡、叶芯,叶王府三位千金,叶王爷一妻二妾同年所生。大小姐端庄沉稳,二小姐恬静清秀,三小姐活泼娇美,个个都是京中数一数二的美女。
  叶凡避开前门,绕道走了后偏门,隐约听得有人说话,立刻闪身躲进路旁假山后。她随岳晴梅学艺,除了她自己,连贴身的丫头小莲都不晓得。
  众人眼中的她,只是叶王府安静的千金小姐,多才多艺也不过是在琴棋书画以及女红上。
  “奴才替少主子看过了。大小姐是个端庄守礼之人,是叶王爷偏房徐氏所生;二小姐安静不喜热闹,是叶王爷正房蓝氏所生;三小姐是叶王爷的宠妾李氏所生,生性活泼、容貌娇美。”
  “哼。”一个声音懒洋洋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耐烦地说,“如此无趣的事,亏爹想得出来。听说,这儿有处酒家的酒甚是有名,我先去尝尝啦。”
  叶凡想悄悄离开,一动,又立刻停下身子,整个人僵硬地站着,呼吸也变得有些匆促。
  “你是谁?躲在这儿做什么?”一个声音冷冷地问,一个挺拔的身影遮住所有光线,假山后突然间变得阴冷起来。
  “我是这叶王府里的人。”叶凡脑子里转了转。此地无银三百两,傻事最好不要做,只凭这人的身手,绝非是个普通之人,她最好不要多事,指了指叶王府的后偏门,低声解释道:“刚刚走到这儿,听到前面有两位男子在讲话,因着男女授受不亲,怕人看到说些无聊的闲话,所以急忙躲到假山后面。”
  林希晨冷冷地打量着面前的女子,素衣,素颜,应该是叶王府的奴婢。
  “抬起头来。”
  叶凡心不甘、情不愿地抬起头,却整个地呆住了。面前的人,神态酷似一个人,一个让她又爱又恨的人,发誓生生世世都不愿再想起的一个人。
  “瞪着我干吗?”林希晨不屑地说,多少女人这样看着他,已经看得他麻木不仁啦。
  “你长得很帅,却为何言行如此让人生厌?”叶凡脱口说道。
  林希晨一挑眉,暗暗的光线下,看不清叶凡的面容,隐约觉得线条还是蛮柔和的,应该是个温驯的女子,可眼神在暗色中仍然忧郁而凌厉。这丫头还真够胆大的!
  叶凡立刻聪明地闭上了嘴。其实,她厌恶的并不是面前这个人,而是与这个人神似的一个人。
  林希晨玩味地看着面前的女子,“丫头,陪我去喝杯酒如何?”
  叶凡爽快地说:“好啊。此处望天酒家的酒是京城最最出名的,若是喜欢饮酒,那儿必是首选。”
  “好,爽快,那么我们现在就走。”林希晨面上带笑,眼里却藏着审视,调笑道,“若是我拐了你如何?”
  叶凡心中恼怒,却面带微笑,“若是真拐了,我就嫁你,如何?”
  林希晨一愣,看着叶凡,嘲讽地说:“你当我是个女人就会娶吗?娶也要娶个有用的,像你这样的小角色,叶王府的一个小奴才,和我说话都不配,让你陪我喝酒那也是一时高兴!”
  叶凡心中一紧,如此像。那个人也曾经这样站在她面前,毫不留情地说出冷得可以杀死她的话:“你一个如此平庸的人,我只不过是觉得无聊玩个小游戏,你还真当了真,不觉得太可笑了吗?”这句话让她生了求死的心,自己的真心付出,却不过是人家无聊时玩的一个游戏,她真是无颜面对众人,所以求死。如今想,死了还真是便宜那个人了,省得他还要想办法解决她这个“麻烦”。
  “走还是不走?”林希晨不耐烦地问。
  “走!”叶凡心中骂了他千百遍的“浑蛋”,“望天酒家的酒是最好的,不去可惜了那些酒啦。”
  望天酒家,京城最繁华的酒家。
  二楼靠窗的位置坐下。叶凡随意点了几样这儿的招牌菜,要了一壶好酒,看着林希晨,说:“如何称呼?”
  “林希晨。”林希晨淡淡地说,看着叶凡。
  要死!叶凡心里痛骂一声,不仅神似,连名字也是一样的!怎么可能如此倒霉,莫名其妙地跑到了古代,竟然还莫名其妙地遇到了和那个人名字一样、神态神似的家伙!她咬着牙,硬生生咽下厌恶,努力平静地说:“好,充满希望的早晨。名字不错。”
  “名字好不好,与你无关。”林希晨冷冷地说,“莫存什么念头,扫了我喝酒的兴。”
  “你放心,天下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寄希望在你身上!”叶凡恨恨地说。
  “好!好!天下女人都死绝了,我林希晨也不会打你的主意!如何?”林希晨轻蔑地一笑。
  叶凡简直要气疯了。现代的林希晨万分可恶!古代的林希晨可恶万分!看来人要真是有前生今生来生,肯定不会有什么好坏之分,坏人肯定还是坏人,好人自然还是好人。
  她倒了杯酒,一口喝下,放下酒杯,再倒上一杯,依然是一口喝下,正准备要倒第三杯。
  “姑娘好酒量。”有人温和地说,声音清晰稳重,“只是酒伤人身,且是冷酒,莫要喝得如此着急。”
  叶凡侧头寻声望去,邻桌坐着一位年轻公子,素衣锦衫,剑眉朗目,生得气宇轩昂,应该是位官家的公子哥。
  “你劝她做甚,我正要瞧瞧这丫头能疯到何种程度。”林希晨恨恨地说。
  “何必为难她,看她模样,已被你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了。”与那素衣锦衫的公子坐一桌的另一位男子,笑着打趣。
  林希晨一笑,“这小丫头是叶王府的奴婢,哪会怕我?心高气傲得很!”
  “叶王府的奴婢?”说话的人一愣,仔细瞧了瞧叶凡。酒家的烛火亮如白昼,明亮光线下,看得见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青丝如瀑,肤洁如玉,秀眉轻蹙,一双眼安静深邃,如同古潭深井,望不到底。穿一件淡素的衣衫,几乎没有什么装饰。
  看打扮像是个奴婢,但看气质,却高贵典雅、沉静温婉,不像是奴婢该有的。
  “没想到叶王府的奴婢都如此出色,难怪那么多的人跑到叶王府提亲。对啦,你们叶王府的三位小姐,哪一位更优秀些?”说话的人好奇地问。
  “都很好。”叶凡淡淡地说。
  “总有个最好的吧?”说话的男子不肯罢休,指着与自己同桌的人说,“这位可是当朝宰相何大人的大公子,和你家府中的三位小姐算得上是门当户对。向你打听一下,也好让何公子参考参考。”
  “只怕是你更感兴趣些。”叶凡冷冷地说,“我说过,都很好。你想娶哪位哪位就是好的,哪里有人肯娶差的?”
  说话的人脸上一红,喃喃地说:“真是个嘴尖牙利的。好吧,以我身为望天酒家东家二公子的身份好奇一下也不为过吧?”
  “不为过,选妻是选一生相伴的人,自然要仔细些。只是,在我眼中,三个都是极好的,说不出哪个更好些,实在是抱歉了。”叶凡依然冷冷地说。
  望天酒家是父亲好友苏伯父的产业之一,这个人自称是苏家二公子,应该是苏青民,与他大哥苏青怀模样有几分相似。
  至于苏青民口中当朝宰相何大人的大公子,自然就是今年的新科文状元何家瑞。叶何两家关系不好,在朝中也是明争暗斗,难道也会打叶家三位小姐的主意吗?
  “青民,她既是叶王府的奴婢,如何敢评论自家主子?莫难为她了。”何家瑞温和地说。
  叶凡懒得理会面前三人,自己又倒了一杯,一口喝下,脸上微显红晕,眼神有些迷离,浓浓的忧伤似乎怎么也化不开。
  “一个姑娘家,怎么如此喝酒法?”林希晨皱了一下眉头,不满地说,“你喝醉了,别指望我会送你回去。真是没有规矩。”
  叶凡瞪了他一眼,冷冷地说:“你要么喝酒,要么闭上嘴,碰上你这样一个无趣的人,真是没意思。”
  林希晨一窒,半天没说出话来,看着叶凡,恼怒地说:“好,喝!”
  何家瑞和苏青民彼此看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真喝得多了,叶凡隐隐觉得头有些晕。看着林希晨,影像也模糊起来,人看起来也不是那么讨厌了。毕竟不是一个人,虽然同名同姓,也神似,但是一个现代一个古代,只是巧合罢了。
  林希晨开始有些担心了,这个小丫头真的喝醉了,怎么送回去?把她一个人放在这儿,还真有些不放心。“好啦,算我怕你了,时间不早了,赶快回去吧。”
  叶凡只喝酒却不肯说话。
  恨着那个人,但面对一个和他相似的人的时候,心底竟然还是软软的,似乎多一刻也好。
  “走啦!”林希晨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小丫头片子,伸手一拽,握住她的手腕,硬拉着她下楼。
  “哎,你干什么呀?”苏青民立刻大声说。
  “干什么?送她回去呀!”林希晨不耐烦地回答,“你没看她喝多了吗?我可不想担个拐卖叶王府奴婢的罪名。”
  “你也不能就这样带她走呀。”苏青民不高兴地说。看着可怜的小姑娘被一个大男人毫不怜惜地抓着,他不由生出英雄救美之心。
  林希晨看着苏青民,“不这样送她回去,难道要找个八抬大轿送回去?”
  苏青民一愣。
  林希晨拉着叶凡下了楼。
  下了楼,冷风一吹,叶凡清醒了许多。她挣开林希晨的手,站稳身子,冷冷地说:“这儿离叶王府不算远,我自己回去就成。”
  林希晨皱着眉头,冷冷地说:“随便,出事自负!”说完,头也不回,自顾自地走开了。
  在现代的时候,也是这样,那个林希晨毫不留情地把她一个人扔在风雨中,决绝地离开。明明是他招惹的自己,怎么最后全成了她的错?就如此时。
  已经十年光阴,竟然还是忘不了。
  第二天,林希晨带着随从亲自登门拜访。
  花园里有一位女子正在荡秋千,桃红的衣裙,像朵娇艳无比的花。她笑着,笑声清脆,宛如珠落玉盘,叩动人的心弦,听得人心恍惚。一张脸,艳若桃李,桃红的衣衫遮不住一身的风情妩媚,就如初绽的牡丹,带露的芙蓉。
  “这是叶王府的三小姐,单字一个‘芯’。”一旁的随从小声说。
  “不错,有几分姿色。”林希晨抬头冲着秋千上的女子笑着说,“是叶家三小姐吧,果然是国色天香。”
  叶芯站在秋千上,偏着头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男子。
  是一个玉树临风的英俊男子,眉间隐约有王者贵气,邪邪的眼神仿佛穿透了她所有的保护,看得她忍不住红了脸。
  叶芯甜甜地一笑,问:“是我父亲的朋友吗?”
  林希晨轻轻一纵,叶芯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感觉一股暖暖的气息扑在脸上。细看,对面窄窄的秋千上站着两个人,几乎是贴着面站在一起。她一哆嗦,差一点摔下去。
  林希晨一揽,美人抱满怀,调笑道:“我有如此可怕吗?吓得你如此慌张?”
  叶芯羞得脸通红,不好意思,又不敢动,只得僵硬地站着,不知所措地贴在林希晨胸前,听得见自己的心中就如一面小鼓不停地敲啊敲,敲得她慌乱不堪。
  林希晨携着叶芯轻轻纵身而下,微笑着松开她,“惊扰了。”
  叶芯羞涩地看着林希晨,目光痴迷。
  林希晨无意间抬头,远远的一处阁楼前台上,一位紫衣女子正坐在栏杆旁,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看着这边,眼神里是不屑和漠然。
  淡紫的衣裙,迎风飘动的发丝,隐约有玉簪的淡淡寒意。干净的面容,淡然的神情,就好似空谷幽兰,山间清泉。
  是昨晚那个与他一起喝酒的小丫头。
  有个温柔的女声在耳畔响起,“三妹,你又跑到这儿荡秋千,小心让爹知道了,又要责怪。”
  林希晨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女子,温柔端庄,观之可亲。
  仆人小声说:“这是叶王爷的大小姐,单字一个‘茗’,性格温和端庄,是个标准的闺阁女子。”
  “叶大小姐,你好。”林希晨礼貌地施了一礼,笑容温和。
  叶茗微微一愣,客气地说:“您是父亲的朋友吗?怎么没有人招呼您?真是怠慢了。来人,领这位公子去前厅,父亲正在前厅与客人喝茶。这位公子,请吧。”
  “谢了——”林希晨微笑着,礼貌周全地再施一礼,离开。走之前,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远处的楼阁前台。
  淡紫衣衫的女子依然坐在那儿,悠闲自在地看着发生在自己眼前的好戏。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用唇形轻轻地说:“厉害!”
  林希晨装作没有看见。
  下人报出林希晨的家世名号,叶王爷立刻亲自走出前厅迎接。傲林山庄,江湖第一大庄,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们也来叶王府提亲,比那些王孙贵族来提亲让叶王爷面上有光彩多了。
  虽然林希晨的名声有些不妥。
  “来,来,快请坐。恕我卖个老,就称一声世侄了。”叶王爷哈哈笑着,寒暄着,礼让着。
  林希晨看似平和,但眉宇间藏着傲气,举手投足间还透着股王者之气,坐下来,不卑不亢,极是落落大方。
  “听说叶王爷为三位女儿选婿,希晨过来凑个热闹。刚刚见过了叶王爷的两位女儿,大小姐性格端庄温和,三小姐活泼娇美,果然是人中凤,花之冠。只是不曾得见贵府的二小姐,有些遗憾。”说着,端起茶慢饮一口。
  “呵呵,夸奖,夸奖。”叶王爷笑着说,“这三丫头自幼顽皮,怕是又到花园里荡秋千去了,倒让世侄看笑话啦。”
  林希晨微微一笑,没有接话。
  “爹爹。”叶芯如同风一般飘进前厅,瞧见坐在那儿的林希晨,脸上一红,娇羞地低下头。
  一会儿,从门外走进来两名女子,前面是刚刚在花园见过的温柔端庄的女子,叶王府的大小姐叶茗。后面却是那位着紫衣的小姑娘,此时正微笑着,淡淡的,好像第一次见到林希晨般站在前厅里,就如一朵悄悄绽放的茉莉花般内敛恬静。
  “这是我的大女儿叶茗,二女儿叶凡。”叶王爷笑呵呵地介绍,三个女儿是他的三个骄傲。
  叶凡?!
  林希晨看着眼中藏着讥讽的叶凡。昨晚与他一起在望天酒家饮酒的女子,自己发誓天下女人死绝了也不会娶的女子!
  林希晨觉得有些尴尬,自己竟然把她当成叶王府的奴婢。
  可是,那么晚了,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叶王府的后门?
  ……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签名版)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签名版) 下载 epub mobi pdf txt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签名版) pdf 下载 mobi 下载 pub 下载 txt 下载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签名版) mobi pdf epub txt 下载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签名版)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读者评价

评分

因为很喜欢这本书所以写了这么多评语,我很想要一本内容齐全一本书。

评分

不错不错,应该很好看

评分

此用户未填写评价内容

评分

京东买东西,放心,送货速度也快。

评分

我家雨寒姐的书拿到手啦,封面很漂亮,姐姐的签名好漂亮好酷,超级超级超级超级超级喜欢,我现在好激动???

评分

若爱。。。??终于等到你

评分

因为很喜欢这本书所以写了这么多评语,我很想要一本内容齐全一本书。

评分

评论的很晚了,很喜欢雨寒姐的书,第一版没买到,幸好这次买到了,物流很快,书也没有折到,应该是正版的

评分

是正品,送货快,已经推荐给同事朋友,下次还会再来。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签名版)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类似图书 点击查看全场最低价

若爱只是擦肩而过(签名版)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相关书籍


© 2017-2019 book.tinynews.org All Rights Reserved. 静思书屋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