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holder

凤于九天(套装5-6册)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凤于九天(套装5-6册)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凤于九天(套装5-6册)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风弄 著,王一 绘

下载链接在页面底部
    

发表于2020-02-28

商品介绍



出版社: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ISBN:9787532293940
版次:1
商品编码:11671703
包装:平装
开本:16开
出版时间:2015-04-01
用纸:胶版纸
页数:514
套装数量:2
字数:320000

凤于九天(套装5-6册)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类似图书 点击查看全场最低价

相关书籍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1.《凤于九天》是当红小说作家风弄具说服力的代表作,作品中不但有众多帅哥,更有权谋、宫廷斗争、穿越 等吸引眼球的元素,女性读者挚爱看的小说元素尽揽其中。作品拥有各年龄层的读者,各种周边产品层出不穷,漫画版更被引进到日本,掀起意想不到的“凤于热”。
  2.与繁体版相比,简体版文字量翻倍(单册约20万字)。
  3.简体版由国内外知名插画家、漫画家王一老师执笔绘制全新唯美封面,并收录从未曝光的番外故事。
  4.《凤于九天》1-4册出版后加印数次,至今仍是热销人气作品。

内容简介

  《凤于九天(套装5-6册)》讲述了一次死亡经历,大学生凤鸣竟以西雷国假太子身分重生。可是,这个时空征战不断。被卷入这场霸权之争,凤鸣为帮助容恬统一纷乱的大地十一国,也为了完成父亲萧纵的考验,凤鸣带着容虎等亲信,终于在丞相烈中流的安排下开始了浩浩荡荡的“周游列国”之旅。偏偏,第一站竟然是同国,而同国的太子为登上王位更扬言天下要取凤鸣性命。凤鸣想避走,偏偏萧纵有言在先,凤鸣若做出有辱萧家之事,就亲自提剑来杀……前有狼后有虎,凤鸣该怎么办?

作者简介

  风弄,国内外畅销作家、网上人气最高的女作家之一,她的作品描写细腻,架构宏大,多部小说均畅销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以及中国台湾、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其中言情作品《孤芳不自赏》,八年来积聚了无数读者好评,被评为“第一好看的帝后小说”,被读者视为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

精彩书评

  ★弄弄的小说,每一部都十分好看,尤其是《凤于九天》,是一部非常经典的小说,必读!
    ——黑色禁药(中国知名插画师、热销小说作家,代表作《音皇》、《捕惑》、《枫无涯》等)
  
  ★弄弄的凤于对很多人,包括我而言,都是启蒙之作,可称为一个时代的经典,这样恢弘华美的故事,任何版本都值得我们收藏。
    ——蓝淋(知名小说作家,代表作:双程系列、《暗恋那件小事》等)
  
  ★经典的帅哥后宫向巨作,久远的激情记忆,让无数人梦萦魂牵的鸿篇巨制,翱翔在九天之上的他们,怎样在虚拟的历史天空下留下绚烂的篇章?请看风弄给我们带来这样一个华美的故事,永不或忘!
    ——闪灵(近年热销书作家之一,代表作《终身操盘》、《星云物语》等)
  
  ★对喜欢画图的我来说,《凤于九天》的好看是生动的,画面就像在眼前发生。
    ——恐龙(台湾插画家、漫画家,作品《嬉》Q版畫集等)
  
  ★江山作画,情意为锦,这段凤鸣和容恬的瑰丽传奇,无人能忘。
    ——天下归元(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风弄大人的《凤于九天》是我追了很多很多年的超级长篇,恢宏的背景架构和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实在是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能看着它出简体版真心感动!凤鸣和容恬终于圆满了!
    ——蝶之灵(作家)

目录

《凤于九天》第五册目录
雏凤初鸣
惊天魔术
诡奇之局

《凤于九天》第六册目录
诡奇之局
爱恨烽烟
言惊四座
一触即发
番外篇












精彩书摘

  雏凤初鸣
  第一章
  清晨的阳光照在脸颊上,带来懒洋洋舒适的暖和感觉。
  凤鸣睁开眼,半梦半醒地体会着昨夜腰间仍残留的一丝酥麻,用目光慢慢在房中搜寻。
  只一会儿,西雷王的脸端端正正印入眼底。
  “你在偷看我?”
  “什么偷看?本王是光明正大地看。”容恬伸出一指,点中他的鼻尖。
  他翻身侧躺,支起一臂托着头,打量着凤鸣。
  凤鸣把他点中自己鼻尖的手轻轻拍开,“你一夜没睡?”
  “谁说的?本王天天都比你这个小懒虫起得早。”
  “容恬。”
  “嗯?”
  “你的眼睛里面都是血丝。”凤鸣学他的样子,伸出食指点在他形状无可挑剔的鼻子上,佯装得意道,“当面撒谎,被我拆穿了吧?”
  堂堂西雷王的鼻子,恐怕也只有他敢这样随便说点就点。
  毕竟这行为就像小白兔伸爪子欺负森林里的狮子王一样。
  容恬无可奈何地把他白皙的手抓在自己手里,皱眉道:“你今天怎么变聪明了?”
  “还是舍不得我吗?”凤鸣低头,撒娇地靠近容恬。
  容恬的体温,不论什么时候都比他高。
  暖烘烘的。
  凤鸣忽然低声道:“我想起从前,我以太子身份出使繁佳,临走之前你连脸都不露,害我伤心得不得了。到了现在,才知道分别的时候还是不要见面比较好,不然更伤心。”
  “傻瓜。”容恬笑起来,宠溺地看着他,“我办完事情就来找你,不用多久就可以相见,伤心什么?”
  凤鸣轻轻“嗯”了一声,不再作声。
  两人看着窗外阳光渐趋灿烂,天地缓缓苏醒,外面隐隐传来人声脚步,都暗知相处的时间无多,恨不得一秒可以变成一天,一天又变一年,两人并肩相偎,仿佛只要凝住不动,眼前这时光便不会被惊动,永远停在此刻。
  但心愿只是心愿,不一会儿,脚步声已经停在门前。
  几名侍女熟悉的声音柔柔传来,“大王、鸣王,我们进来侍候了。”
  房门被小心翼翼地推开,阳光从另一个方向倾泻进来,屋内大亮,一切似乎都被打破了。
  容恬毅然从床上下来,笑道:“子岩准备好了没有?”
  “子岩在!”子岩的身影出现在房门,一身远行的装扮,腿上的长带绑得扎扎实实,一丝不苟,腰间藏着一把短剑,背上一个简单包袱,全身上下精神爽利,对容恬禀报道,“大王,诸事都已经准备妥当。可以上路了。”
  凤鸣心内骤震。
  他到这个时代后虽然和容恬聚少离多,但大多数的分别都是猝不及防,根本没机会体验彼此面对面分别的心情。
  不管事前做了多少心理建设,到了此刻,才知道原来这种感觉是如此难受。
  秋蓝递上为容恬准备的衣饰,“大王,这是寻常买卖山货的商人打扮,奴婢为大王穿上吧。”
  容恬点头,秋月也走了过来,和秋蓝一道侍候容恬穿衣。
  凤鸣看着容恬站在那里,淡然地任两名侍女侍候,身形高大俊伟,举手投足从容镇定,流露出天下只属他的气度胆魄,心越跳越沉。
  此时此刻,才知道自己是多么需要容恬。
  只要有容恬在身边,他什么都不用怕,不用担心。
  容恬如果不在身边,就算有再多人陪在左右,也是无用。
  “看得眼睛都挪不开了?”容恬转头一瞥,刚好瞧到凤鸣凝视自己,知道他心里担心,故意和他谈笑。
  凤鸣怔了一会,才对着容恬笑了笑,暗吸一口长气,振作起精神,跳下床伸个懒腰,精神地嚷道:“秋星,来,选套够漂亮够好看的衣服给本鸣王换上。这次周游列国,我可是要大模大样摆足架子,显出气势才行。”
  “是,鸣王!”秋星赶紧过来侍候。
  两人更衣完毕,各人都已经赶了过来。
  容虎、烈儿前脚进门,烈中流后脚就领着烈中石和烈斗两个爱吵嘴的大个子到了。
  凤鸣奇怪地问烈中流:“怎么不见烈夫人?”
  烈中流笑眯眯道:“她早就盼望有一个聪明的徒弟,昨天好不容易得到了,当然要立即开始循循教导。”
  “不错,千林今天天还未亮就被烈夫人从被窝里抓走了呢。”容虎道。
  烈儿嘿嘿笑起来,“是被揪着耳朵走的,他师父一边走还一边数落他,身为《卫氏兵法》传人怎么可以睡懒觉——千林胆敢睡懒觉,他这次惨了。”
  “你少冤枉千林,当时明明天还没有亮,他一向都是按照规矩起床的。”
  “可是在他师父眼里,天亮之前一个时辰就必须起床。哈哈,从此以后千林就可怜了。”
  凤鸣吐吐舌头。
  天亮之前一个时辰必须起床?幸亏他天资没有千林好,没被选做《卫氏兵法》传人,不然以后就没有懒觉可睡了。
  这种残忍地把人从被窝里拽起来的酷刑,倒让人想起东凡的十三军佐军亭。
  “大王准备好了吗?”烈中流看向容恬。
  容恬伸开手,潇洒地在原地转了一圈,向烈中流展示他身上穿好的衣服,“丞相觉得怎样?”
  烈中流仔细扫了一眼,点头道:“嗯,轻装简行,买卖山货的商人正好经常在这一带出没,购买山货后又进入昭北卖山货,这副行头应该没有破绽。”
  容恬笑道:“既然丞相都看不出破绽,那就没问题了。”
  凤鸣挠头。
  他们两个昨天才大眼瞪小眼,今天怎么就变哥俩好了?
  烈中流把视线转到子岩身上,欣赏地道:“看子岩穿这一身,比起他穿甲胄来又是另一副模样。”
  “丞相,其实我们子岩也长得不错吧?个头大,肩膀宽,胸膛肉也够厚,你想不想也摸两把?”烈儿凑过来搭着子岩的肩膀,用卖猪肉的口气笑着说。
  子岩把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不客气地甩开,笑骂道:“去你的!”
  “嗯,是不错。”烈中流看着烈儿道,“不过本丞相最喜欢的,还是烈儿你。”
  他调戏的口气让众人大哗。
  秋月、秋星顿时一起叫起来,“我们要去告状!我们去告诉烈夫人!一定要告诉烈夫人!”
  凤鸣见他们闹得高兴,在一旁呵呵直笑,暗忖:他们都怕我和容恬分别会伤心,故意说笑来哄我快活。
  真是又感慨又感动。
  他到这个世界时间已经不短,每过一天,便成熟一点。从前看了众人行为,都有不解,到了现在,已经渐渐明白过来,更是觉得眼前这群人和自己亲密无间,仿佛亲人一般。
  就算只为了他们,也要让天下太平安逸。
  众人笑罢,子岩看看天色,对容恬道:“大王,我们是不是应该……”话未说完,停了下来,斜眼去看凤鸣的脸色。
  凤鸣猛一咬牙,露出笑容,“当然应该走了,这个时候出发还可以赶一段路,难道你们还打算晚上出门吗?”
  屋里安静下来。
  半晌,烈中流问:“大王要不要再和凤鸣私下谈一会儿?”
  众人便纷纷挪动脚步,打算退出去,让凤鸣再和容恬单独相处一会。
  “不用了。”凤鸣摇头,见众人都愣住看他,跺脚道,“又不是生离死别,这么拖拖拉拉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说走就走,干吗还要私下谈一会儿?”
  话音未落,容恬大掌一伸,拽着他的衣襟把他横扯过来,狠狠捏了他吹弹可破的小脸蛋一下,笑道:“不错,还没有出门,就拿出萧家少主的气势来了。先说好,男子汉大丈夫,我走了你可不许哭哭啼啼。好好保重自己,我走了。”昂起头来,环顾四周,目中如电光闪射,沉声道,“本王走了!”
  众人被他的威严震慑,拱手齐道:“大王保重!”
  容虎道:“让我们送大王出门……”
  “哪来这么多虚礼?你们给本王好好看顾鸣王就行了。丞相也请保重。”容恬对烈中流拱手,得到烈中流含笑回礼,容恬放下手来,低喝一声,“子岩,出发!”
  容恬傲然长笑,大步跨出房门。
  子岩精神抖擞跟在他身后,一道去了。
  容恬出发了,越重城里两王只剩一王。
  凤鸣生怕众人担心,不敢露出伤感,只扮作一心一意期待周游列国的样子。
  容虎等人早瞧出他怏怏不乐,偷偷跑去请教丞相怎么办,烈中流不以为然道:“既然下了决心要这样做,就要吃这些苦头。又想潇潇洒洒走遍天下,博一个风流聪颖,不依赖大王的美名,又不想离开你家大王的庇护,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你们鸣王当初和太后争论大王娶王后的事情,不是有一句很厉害的话吗?什么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你要他现在拿这句话想想自己的事情就好。”
  秋月听了容虎转述,气得咬牙切齿,瞪眼道:“想不到这个人这么没心没肝,人家心疼鸣王还来不及,他倒说些风凉话。”
  秋星点头附和道:“对,一早就知道他是个无情无义的人,不过有些聪明罢了。”
  烈儿却道:“我倒觉得丞相这些话说得有道理。”
  秋月和秋星顿时不满地瞪视烈儿。
  秋蓝生怕他们吵起来,赶紧调解道:“鸣王现在心情已经不好了,你们如果还吵嘴,让鸣王知道了,他会更难过呢。”
  她这么一说,各人都不好再往下吵。
  烈儿闷了一会,起身道:“我去看看鸣王。”
  凤鸣正待在房里,像很想找些事情来做,却又不知道该干什么似的,隐约听见房外有人声,像是烈儿,赶紧探头出去,舒了一口气道:“都到哪去了?我一个人好无聊。”
  众人一起进了里屋,容恬不在,比平日更无拘束,进门就各自找地方舒舒服服地坐了。秋月挨着床边坐下,看见床头放着一个包袱,拿起来看了一眼,“扑哧”笑出来,“鸣王自己动手包的吗?包袱不是这样弄的呢,这个样子,背起来也不舒服呀。”
  秋星和她形影不离,就着从她肩后看过去,也笑道:“果然很有要出外远行的感觉呢。”
  凤鸣讪笑道:“很难看吗?我觉得自己弄得还不错啊。”
  他和容恬在一起时总是神采飞扬,活蹦乱跳,现在容恬才一离开,魂魄好像被带走了三分,虽然笑还是可以笑,只是胸口总有点闷闷的。秋蓝看着只觉得心疼,柔声道:“鸣王又不是一般百姓,难道出门还背包袱吗?衣裳什么的事情,自然有我们几个管着。”
  凤鸣摇头,“不是我的东西,是容恬留下来的,我闲着没事,就把它们找块布包起来,免得灰尘弄脏了。”
  “鸣王,我是过来告辞的。”烈儿忽然蹦出一句。
  凤鸣吃了一惊,“这么快?”
  烈儿道:“事情要紧,早点办妥,也可以早点安心。我东西已经收拾好了,立即就上路。”
  凤鸣上下打量他,眼里满是不舍,低声道:“如果出了意外,你别管其他,先把自己照顾好。”
  烈儿哂道:“除了永逸,永殷王族里面都是一群废物,能出什么意外?鸣王放心,保你很快就可以听见好消息。”朝凤鸣拱手,转头向容虎点了点头,随意道,“哥,我走了。鸣王交给你。对了,如果接到我要钱款的信函,可一定要立即把所需的钱款给我派人送过来。”
  “放心吧,丞相已经下令,你要多少,我给多少。”容虎警告道,“不过这些都是鸣王的家财,你可不许乱花。”
  “谁乱花?难道我自己就没有钱?就算我没有,永逸总不会让我挨饿。”烈儿做个鬼脸,大摇大摆地去了。
  凤鸣追出去大门送他,看着他潇洒的背影,大叹道:“现在连烈儿都离开了,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去周游列国啊?”
  容虎专门负责这事,最清楚不过,“属下已经派人去和罗登联系,除了船队外,也需要等萧家高手团的人赶来,有了足够的安全保障,鸣王才可以动身。”
  “那就是要很久了?”
  “最快也要四五天吧。”
  “四五天?”凤鸣做个哭脸,“容恬不在,烈儿不在,连子岩都跟着容恬走了。我会像当初被关在太子殿里面一样无聊死。”
  容虎皱眉道:“怎么会无聊?鸣王有那么多事情要做,四五天的时间恐怕还挺紧呢。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准备,鸣王,我先下去了。”
  凤鸣一把拉住他,奇怪道:“你刚刚说我有什么事情要做?”
  “丞相没有和你说吗?”
  “说什……”
  “鸣王。”秋月在后面小心地戳戳凤鸣的脊梁,“鸣王看前面,那两个活宝来了。”
  凤鸣抬头看去。
  果然,烈中石和烈斗那两个巨大的身影,又出现在视野中。
  烈中石是为烈中流传口信来的。
  “大哥说,鸣王在开始周游列国之前,首先必须做一些很简单的事情。”
  烈中石跟着凤鸣等回到屋里,一字一句把烈中流的话重复出来,“鸣王在这些国家,一定会遇上形形色色的人,他们会就很多事情向鸣王提出问题。鸣王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想好这些问题的答案,不要临时无话可说,或者回答得错漏百出,徒然惹人笑话。”
  这家伙声如洪钟,就算是平常说话,也直嚷嚷得屋顶簌簌掉灰。
  凤鸣大为赞同,点头道:“嗯,丞相考虑得周到,我最怕那些脑筋急转弯的问题。”
  尤其是那些不小心答错就会引起国际纠纷的敏感问题。
  他年轻脆弱的心脏可经不起这么折腾。
  秋蓝蹙眉道:“可是我们怎知道别人会问什么?”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烈中石憨憨地咧嘴笑,“大哥已经准备好了问题,鸣王拿纸笔出来记下,一个一个想答案就好。”
  凤鸣大喜,烈中流果然讲义气,连问题都不用他动脑筋,一早就准备好了。连忙要秋月取来纸笔,沾了墨,摆出一副准备努力的模样等着烈中石说题目。
  “那么,我就开始说了哦,你要全部记下来哦。”
  “行!”
  “第一道问题,西雷容恬已不在位,鸣王这次是以何种身份到他国去?鸣王这个称号,是否需要删去?要知道,鸣王是容恬所赐的封号,容恬的王位既然已经失去,这个鸣王的称号也就没了实际意义了。”
  “嗯,这个我明白。如果他们这样问我,我就说……”
  “先不急。”烈中石五大三粗,却善于模仿他人动作语气,手一摆,学着烈中流的神态道,“鸣王把所有的问题抄下来,再慢慢思考。”
  “嗯嗯,也好。”
  “第二道问题……”
  “第三道问题……”
  “第四道……”
  “第……”
  两个时辰后……
  “还有多少?”秋月打个哈欠,问旁边和她一起打哈欠的秋星。
  “谁知道呢?”秋星坐在一边发愣,“妈呀,这个烈中石是怪物吗?这么多问题,怎么可能全部记住?”
  站在书桌前的烈中石依然中气十足,铿锵有力地背诵着,“第九十七道问题,单林不属大陆,独为一岛,西雷王对此国的策略会否与他国不同?”
  凤鸣早从开始的兴致勃勃变成如霜打的茄子,烈中流真不是人啊,居然来这么一说,难道打算趁着容恬不在就恶整他吗?
  本以为烈中石口头传话,问题最多也就十个八个,谁想到居然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桌面上横七竖八都是写得满满的问题,整理起来一定比一本习题册还厚。
  写完第九十七个问题,烈中石的声音又响起来,“第九十八道……”
  还有?凤鸣猛然发抖。
  秋蓝看着他可怜,写在纸上的字也越来越凌乱,柔声道:“鸣王累了,接下来的奴婢代鸣王写吧。”
  秋蓝接过凤鸣手里的笔,一笔一画端正地写下问题。
  秋星端了热茶过来,请凤鸣休息一下。秋月忍不住问:“喂,丞相一共给鸣王出了多少题目啊?”
  凤鸣竖起耳朵紧张地听着。
  以烈中流的乖僻,不会准备一本《百科全书》厚的问题给他吧?
  那么,不需等游历各国,他在这屋里就可以寿终正寝了。
  烈中石老老实实答道:“一百个。”
  “呼……”凤鸣松了一口气。
  总算没有成千上万。
  “但是……”
  还有但是?可怜鸣王松弛的神经又绷紧起来。
  “大哥说写下问题之后,后天就要初步查问答案,所以,鸣王今天就要开始好好思考怎么回答。”
  查问答案?
  哦,那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有问必有答嘛。
  何况还有两个白天和一个晚上的时间可以想答案,要是想不出来,至少可以问问容虎、秋蓝等人。应该不算作弊吧,嘿嘿。
  一百个问题总算抄写下来,烈中流显然还给了烈中石别的差事,他背完了题目就匆匆忙忙带着烈斗和小秋走了。
  桌上残留着东一张西一张写满问题的薄帛。
  秋月、秋星围上去看,都皱眉苦笑,“现在鸣王再也不用烦恼无聊了。”
  “一百个问题的答案,光是写,恐怕都要写到手断掉。”
  “是啊。而且鸣王写字还很慢呢。”
  凤鸣看着那堆问题大挠其头,一百个问题已经让人头疼,一百个牵涉政治的敏感问题更让人头疼上十倍,挠了半天,以一副豁出去的表情咬牙道:“哼,写就写。本鸣王就要出去闯荡江湖了,还惧怕区区几个小问题?秋月、秋星,笔墨侍候。”一撩衣角,在书桌前坐下,摆开架势,果然开始认真思索怎么回答。
  容恬已走,爱玩的烈儿也离开越重城,再没有人来打搅发奋用功的凤鸣。
  凤鸣拿着墨汁淋漓的笔,绞尽脑汁回答问题,愁眉苦脸寻思如何对答,各国关系错综复杂,他又一知半解,一个问题往往要思考很久。
  不过偶尔灵光一闪,顿时恍然,落笔疾书,露出满足喜悦的笑容。
  果然,人的求生能力是逼出来的,容恬离他越远,他懒惰的小脑瓜越能开动起来。
  傍晚时分,容虎做好自己的事情便回来了,跨进屋里,第一眼就看见凤鸣埋头苦干,不由夸道:“鸣王好用功。丞相布置的功课很多吧?”
  “容虎你来得正好。”凤鸣放下笔,兴高采烈一把抓了他到书桌前,指着刚刚写好的一张答案说,“过来看看我这个关于东凡王献国

凤于九天(套装5-6册)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凤于九天(套装5-6册) 下载 epub mobi pdf txt

凤于九天(套装5-6册) pdf 下载 mobi 下载 pub 下载 txt 下载

凤于九天(套装5-6册) mobi pdf epub txt 下载

凤于九天(套装5-6册)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读者评价

评分

第四本了,不错不错

评分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评分

货到付款,方便快捷,信赖京东。

评分

好长的一部bl小说,优惠活动囤货,出完结篇再看

评分

刚买好5和6,结果得知7、8也快出了,真是太好了

评分

帮同学买的,她很满意。

评分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

评分

早就想买了,就是挺贵,趁着活动赶紧买了

评分

帮同事买的 挺不错 她很喜欢

凤于九天(套装5-6册)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类似图书 点击查看全场最低价

凤于九天(套装5-6册) epub pdf mobi txt 下载




相关书籍


© 2017-2019 book.tinynews.org All Rights Reserved. 静思书屋 版权所有